省委书记之子官场浮沉:被控收受财物过亿 如推磨小鬼

  • 时间:
  • 浏览:0

  落马一年零另八个 月后,56岁的陕西省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走上了法庭。

  8月20日至21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胡志强受贿一案。坐在被告席上的他,身穿白色衬衫,戴着黑框眼镜,满头灰发。

  胡志强是山西省委原书记胡富国之子,与其父在仕途上取得的诸多声望不同,他的仕途轨迹给外界留下了“亿元贪官”“卖官书记”“庸官”等形象。

  “我收受不多的钱财,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么在么去花,最终成了法庭的证物,给每该人量刑用了。”胡志强在警示教育片《蜕变的灵魂》中说。

  胡志强主政“能源大市”榆林九年有余,政绩乏善可陈,干部任用、资源领域腐败等现象备受争议。

  他的受贿案因案情重大、比较复杂,案卷材料多达149册。庭审时,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对他的56项指控中,所含陕西前首富、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则、榆阳区浩然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烨等22名商人,以及米脂县委原副书记刘焕、佳县县委原书记辛耀峰、神木市委原书记张生平等34名官员,受贿总金额超1亿元。

  庭审时,胡志强回应了绝大要素指控,只承认收受礼金150多万元。他还表示,曾遭遇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曾立志以父亲为榜样

  1963年10月9日,胡志强生于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丹朱镇下霍村。

  胡志强的一位亲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志强是家中老大,还有另八个 弟弟、另八个 妹妹。“他出生时,母亲常根秀是农村妇女,父亲胡富国正在辽宁阜新矿业学院(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采煤系煤层地下开采专业读书。”

  1982年,胡富国官至煤炭工业部副部长,三年后,出任国家能源部副部长。1990年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副部长夫人烧锅炉》一文,报道了胡富国任能源部副部长时,妻子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属院负责给澡堂烧锅炉的事。

  该报道称,有一天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给胡富国打电话说:“老胡啊,我今天看完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谢谢总理关心,我是个农民的孩子,共产党可能性对我够好的了,能够了所有的官都想要一家人当了。”

  胡志强的这位亲属表示,胡志强在上学之余,也曾帮母亲烧过锅炉。“当时,你这每该人兄弟姐妹四人都上学,生活比较拮据。胡志强在北京财贸学院读大学时,还曾申请过经济补助。”

  1993年9月,胡富国由山西省省长升任省委书记。

  胡富国主政山西时,在山西推动了三大工程(修建了太旧高速、引黄入晋水利枢纽、阳城发电厂),被老百姓誉为“地上、地下、空中”三条大通道。

  1999年6月20日,胡富国离任山西省委书记,赴京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时,百姓人山人海沿街相送的视频,至今仍在互联网流传。

  胡志强曾称,“我在父亲的谆谆教导下,立志要做另八个 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我在大学同届同学中,第一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88年9月,从北京财贸学院毕业后,胡志强到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企业处工作。1993年3月任华晋焦煤公司办公室副主任、总经理助理期间,还到山东省牟平县挂职当过副县长。

  1996年,胡志强到能源巨头——神华集团实业开发部任职,先后做副经理兼项目处处长、实业开发部经理。

  1501年11月,胡志强离京任职,先后挂职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并且又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老好人”主政榆林

  1508年2月,胡志强任榆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后又任市长。2011年,他出任市委书记,直到2017年4月卸任。

  榆林是陕西乃至全国的能源重镇,被喻为“中国科威特”。全市已发现8大类48种矿产,潜在价值超过420万亿元人民币,煤、气、油、盐资源富集一地,组合配置好,国内外罕见,开发潜力巨大。煤炭预测储量21150亿吨,其中神府煤田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

  胡志强主政榆林之初,正值煤炭黄金十年(1502年至2012年),期间煤炭价持续高企。

  1508年,是他主政榆林的第一年,这年该市GDP达到1010亿元,比上年增长24%,人均GDP达到43150美元,比全省平均值高出1740美元,主要工业品产能均创历史最好成绩。

  然而,2012年前后,煤价暴跌。当地政商界人士认为,经济上顺风顺水,对胡志强没有考验,煤炭黄金十年终结后,他严重不足原则的性格、能力平庸的短板才暴露无遗。

  胡志强在榆林留下了“老好人”的形象。一位了解榆林当地政商文化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没见胡志强在公开场合批评过下属,更没见他训过人。

  但胡志强又有高调、张扬的一面。

  上述知情者表示,一位官员曾参加过胡志强在北京组织的另八个 饭局。“两桌客人,150年茅台酒带来两箱,期间还在饭店要了同款的酒,一顿宴席没有150万下不来。”

  多名榆林市政商界人士表示,胡志强是否庸官,工作上几乎没有亮点,眼光有限,但又好大喜功,提出了你类式于于不切实际的目标。

  榆林当地一位资深媒体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志强在榆林主推的一项“政绩工程”可是我所谓的“榆横一体化”。这被可是我人认为是造城运动,盲目决策铺摊子。直到现在,榆横新区内还不通自来水,供热、教育、公共交通等各种现象层出不穷。

  2010年,榆林市提出“加快推进榆横一体化,建设百万人口城市”的目标,彼时,榆林市区人口约150万,大规模的造城运动向横山区方向铺开。横山区在榆林市区西南面的荒无人烟的毛乌素沙漠几瓶圈地,相继更慢成立了榆林西南新区、三产服务区,中小企业创业园区,八个园区总面积逾百平方公里,比榆林市目前建成区面积的2倍能够大。

  该媒体人称,横山区三产服务区曾规划打造20万人口的城市新区,现在看可是我另八个 笑话。“连三产服务区管委会都一个劲在榆林城区租办公场所办公,想要要来,更别说有企业想要来投资了。”

  此外,胡志强主政榆林期间,干部人事现象也颇受争议。

  据《财经》杂志报道,胡志强主政榆林九年,一大争议是干部任免现象。近几年,榆林市提拔的县处级干部,多数来自经济发达区县,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干部极少被重用,引来怨言。

  榆林籍一赵姓商人在举报胡志强的实名信中提到,“胡志强大肆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对其治下的区县书记、县长职位实行明码标价,严重破坏了陕西官场的风气,也严重影响了榆林的经济社会发展。”

  2015年8月19日至9月17日,陕西省委第四巡视组对榆林市开展巡视。同年11月23日,巡视组组长潘文静反馈巡视具体情况时指出,榆林市超职数配备干部数量较大,全市共超配3657人,其中市管县级干部314人,县区干部15064人,市直部门279人。

  “带病调离”

  2017年4月,胡志强出任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

  离任榆林市委书记时,你这每该人说,在榆林工作的九年多时间,与全市干部群众一齐奋战,接力探索富民兴榆之路、一齐应对各种风险考验、一齐分享付出的收获喜悦,是他人生中最充实、最难忘、最珍惜的一段蹉跎时光。

  可是我这次调离因诸多诡异之处,颇受外界热议。

  1150年7月1日,撤出 榆林地区行政公署,设立地级榆林市。胡志强从前,马铁山、郭永平、周一波、李金柱四人先后担任过该市市委书记。

  榆林是陕西省第二大经济体,上述四人在离榆时均升至副省级官员,胡志强此次平调,打破了你类式于于 不成文的“惯例”。

  此外,胡志强时年54岁,而接替其出任榆林市委书记的戴征社,还比其年长3岁。

  再结合当时胡志强正深陷各种举报传闻,彼时陕西政商界普遍认为,胡志强系“带病调离,恐难善终”。

  2017年6月8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的具体情况时,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开采、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现象还没有揭开盖子。

  你类式于于 表述,舆论普遍认为主可是我指胡志强主政榆林期间,在能源领域涉及的政商勾结等现象。

  2018年5月11日,胡志强在国际护士节前陪同陕西省领导到医院看望慰问一线医护人员,是他最后一次以官员身份公开亮相。

  同年6月12日22点,陕西省纪委的官网上就显示,胡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中国新闻周刊》从相关知情者人士得到了一份胡志强所写的《忏悔书》。他在上面写道:“2018年6月12日晚,省纪委监察委领导在西安当面回应了对我进行组织审查调查的决定,我知道从那一刻起,每该人的政治生命始于英语 英语 了,等待每该人的将是党纪国法的制裁,顿时感到每该人的血液降到了冰点??现在‘忠、孝、仁、义’用在我身上,都得加带另八个 ‘不’字。尤其在榆林主政近十年时间,可能性每该人的错与罪,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诚恳地向组织谢罪,向榆林广大干部群众谢罪。”

  他还表示,他一个劲与你类式于于商人来往,看完你这每该人腰缠万贯,顶级顶级别墅豪车,心里你类式于于失衡。这是权力的力量,点点头、签签名就能拿到巨额资金。把官当大了,既会有钱,也会有好日子。“我实际上如同另八个 推磨的小鬼,是老板用钱诱使下为他站台办事的。”

  胡志强被查后,陕西省纪委监委制作了一部名为《蜕变的灵魂——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录》的警示片,在全省多地机关单位等党员干部中播放。

  一位观看完该片的榆林本地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志强在片中透露,2013年陕西榆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荣泽被查后,他就“始于英语 英语 很伤心 意乱起来”。

  胡志强曾向王索贿150万,助其当上榆能集团一把手。他在片中说:“(我)人太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又难以掩饰每该人内心的恐慌,生平第一次产生了从前比较复杂的心情,因而始于英语 英语 了四年多靠安眠药入睡的日子。”

  胡志强被带走5天后(2018年6月14日),陕西前首富、府谷县煤老板高乃则被带走调查。

  《蜕变的灵魂》中透露,1508年胡志强当选榆林市长后,府谷县一名高姓富商以“贺官”为名,向其行贿150万元。这位富商正是高乃则。

  前述官员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印象深刻的另八个 细节,是该片中强调胡志强热衷于政治攀附。

  片中透露,2010年7月时任榆林市长的胡志强,到重庆参加另八个 巡展活动。时任市委书记薄熙来与胡志强是山西老乡,胡志强就借此可能性,准备了名家画作拜见薄熙来,希望在仕途上得到薄熙来的关照。

  另据《财经》杂志报道,胡志强还和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熟络,中共十八大从前,谷丽萍多次赴榆林,均由胡志强妻子陪同。

  《蜕变的灵魂》中还披露了胡志强的用人现象。

  该片透露,胡志强表皮层 上和善谦逊,待人宽厚,实际上不讲原则,不分是非,毫无担当。在干部选拔任用上搞无原则平衡,一团和气,明哲保身,大搞一言堂,一个劲违背组织守护进程,点名推荐干部人选,甚至发明家 的故事了另八个 词“蘸水干部”,可是我组织拎着脖子培养,在这干一段时间,更慢完成工作阅历,得到快速提拔。

  榆林要素国家人员也上行下效,导致 当地腐败蔓延势头难以遏制,全市信访举报量常年居高不下。

  胡志强还在片中透露,俺家 中曾两次被盗,丢失钱财,还会敢报案。

  被控受贿过亿,仅认150多万

  2018年12月12日,陕西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胡志强被以涉嫌受贿罪移送陕西省检察院起诉。同日,陕西省检察院指定西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同年12月25日,胡被批捕。

  2019年8月20日至21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胡志强受贿一案。

  起诉书显示,1503年至2017年,胡志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公司和相关每该人在项目审批、工程承揽、煤炭资源整合审批、企业经营、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胡志强被陕西省监察委采取留置依据 后所写的《忏悔书》。供图/当地知情者

  胡志强每该人可能性通过其配偶、亲属非法收受相关公司和每该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5381.83320万元、美元544万元、欧元98.20万元、港币1150万元、英镑1万元、黄金制品33150克(价值人民币147.13万元)、宝马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72.3万元)、奔驰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69.20万元)、王西京书画作品一幅(价值人民币29万元)、茅台酒10箱(价值人民币24万元)、中央空调一套(价值人民币4万元)。

  上述涉案外币数额,以目前汇率折算发现,胡被控收受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超过1亿元。

  起诉书显示,向胡志强行贿上述财物的人员,除了陕西前首富高乃则等22名商人外,还有榆林市米脂县委原副书记刘焕、佳县原县委书记辛耀峰等34名官员。胡志强之妻杨博芳,妻弟杨志军、杨志坚等人,被指多次参与胡志强的受贿犯罪,受贿地点多在胡志强的办公室或其家中。

  起诉书还称,胡志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监察机关已掌握的要素犯罪事实,并主动交代了尚未掌握的你类式于于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悔过表现,要素涉案赃款赃物已追缴。

  可是我,庭审时,该案再掀波澜。

  面对上亿元的指控,胡志强只承认受贿150多万。

  胡志强的一位亲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庭审时,胡志强认可的受贿款由三要素组成:逢年过节时,收受多人礼金合计1150多万;住在他人提供的北京房产中,至少两年时间,折算房租至少1150万;收过1150万港币。

  关于1150万港币,胡志强称,行贿人藏在另八个 棉被里送给他,胡志强没有及时发现,并且发现后,就退了回去。可是我,公诉人认为,你类式于于 过程跨度时间太长。最终,胡志强也只好认可了这要素款项。

  对起诉中提到的你类式于于受贿事项,胡志强进行了回应。类式于,起诉书显示,陕西省前首富高乃则,是此案中向胡行贿最多的商人(过千万人民币)。高在供述中称,他先后八次送给胡志强人民币8150万元、美元24万元、价值人民币35. 620万元的纪念金币一套。

  胡志强则称高的供述“完还会子虚乌有”。你这每该人说:“高乃则声称有次送钱时坐在我的车上,可是我,我在榆林从来不每该人开车。”?

  起诉书称, 2012年10月,陕西鼎正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建华,通过胡的妻弟杨志军,以银行转账的形式给胡志强行贿人民币700万元。

  胡志强表示,他根本不认识李建华,妻弟杨志军也从没跟他提起过每该人和他的公司。

  针对起诉书中,多次一个劲出現行贿人通过其妻和妻弟行贿的表述。胡志强回应称,他他不知道妻子和妻弟是否收受财物。“我与妻子长期分居,与妻弟来往很少。”

  据悉,胡志强的妻子和妻弟,可能性被取保候审。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起诉书中向胡志强行贿的官员中,多人已被处分或获刑。类式于,2019年4月榆林市人社局原局长张小明被双开,检方指控其曾16次共送给胡志强人民币420万、美元22万元;?2018年2月辛耀峰在佳县县委书记任上落马,检方指控他先后26次给胡志强行贿人民币23万元,美元19万元。

  还有涉案官员,被免职后至今未回应去向。类式于,今年4月,神木市委原书记张生平被免职后,至今未见回应新职务,也未回应其相关处分。起诉书显示,2011年到2017年期间,张生平先后10次送给胡志强人民币150万元、美元20万元。

  此外,要素涉案官员还在任。类式于,截至本文发稿时,榆林市子洲县人民政府官网仍然显示,该县县委书记方虎城,县长叶庆隆。检方指控称,2010年到2017年期间,胡志强为方虎城职务晋升提供方便,方虎城先后7次送给胡志强人民币20万,美元20万;2016年春节和2017年春节,叶庆隆两次向胡志强行贿人民币20万元。

  8月21日下午6时许,经过为期5天的庭审后,审判长回应休庭,该案将择日宣判。